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环境科学 >>浅析中西人物画审美观照之差异

浅析中西人物画审美观照之差异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3来源:网络

  摘 要:中国人物画追求“重意轻彤”、“水墨至上”的“文人画”审美理念。而西方人物画偏重具象的“视像”式和谐审美理念。我们对待中国传统人物画的态度,应该是辨证的扬弃和批判的继承。在此基础上,还要借鉴、吸收西方艺术的精华,尽量扩大自己的视野。

  关键词: 中西人物画 审美观照 差异
  【中图分类号】:G6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0)-02-0055-02
  
  审美理想是不同的民族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所形成的不同审美追求的集中表现,是一定的社会文明生活和意识形态在审美领域中的最高表现。宋元与文艺复兴意大利的艺术都属于古典艺术,它们所反映出来的古典审美理想,既有本民族的独特个性又有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的共性
  相对中国来说,儒道思想是构成古代汉文化的基础,儒道思想对美的不同理解构成了中国古典艺术的审美思想。儒学的审美理想是以宗法社会的道德精神为美之本,把达到以“仁”为核心的“圣人境界”作为人生的最高目标,把“成教化,助人伦”作为艺术的最高表现目的,从而达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审美理想。也就是说把对艺术情感必须自觉地由伦理道德的理智来节制,以达到情与理的和谐统一作为最高审美理想。道家所崇尚的审美理想,是指一种超越了自然物质形式的审美心理状态,即在心与物浑然一体的和谐统一体验中,使人的精神从一切实用、利害、乃至逻辑因果的束缚中超脱出来,达到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的“逍遥游”的比较自由的心与物和谐统一的审美理想。而儒家情与理和谐统一的审美理想和道家心与物和谐统一的审美理想就构成了“心理和谐”的中国古典审美理想。
  在西方,古希腊哲学史上最早的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数”是万物之原,事物的存在就是数理的存在,美就是数的和谐,例如他们对人体美的比例标准所立的法则,至今还是世界上每一位学造型艺术的学生学习的范本。这与中国古代哲人对和谐的心理体验不同,他们把对和谐美的追求具体为视觉的和谐形式创造。这为中西绘画的不同发展做出了理论导向。后来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提出了著名的“理式论”,认为在感性的现实世界外,有一个超验的理式世界,而现实世界是对这无形无象的理式的摹仿。可见柏拉图的“理式论”是唯心的。不过他的贡献在于他用完美理想化的“和谐”、“比例”、“对称”等形式概念来描述理式的特点。他提出的“理式”中显然包含了他所继承的毕达哥拉斯的“完美的数理形式”,他的理式是理想化了的形式和作为形式的理想,他把美是数的和谐思想上升为超越现实的关于宇宙的最高法则。他的理式与老庄的道有某些相似,都是在人类生存的实践活动之外去追求纯然客观的美的本质。不过我们深入的比较一下还是会发现他们的美学思想的不同之处,老庄的“道”追求的是一种顺应自然、虚静恬淡、返朴归真的生存状态。而柏拉图的“理式”,则是一种超验的法则,一种被敬畏的神的意志。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则从另一个角度把美是数的和谐的理论,改造成为关于具体事物典型形式的和谐说,从而把西方追求形式和谐的审美理想与艺术的创作实践进一步结合起来。这些西方古代哲人对理想和谐美的论述,就构成了“形式和谐”的西方古典美学思想理论。
  宋乖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艺术都是美的艺术,和谐的艺术,即古典主义的艺术。这种和谐之美是宋元与意大利古典审美理想的一个最集中的共同点,同时宋元和意大利由于各自民族历史和文化环境的不同,对和谐的理解又各不相同。
  首先,在艺术理论方面的不同。中国古典绘画由于受老庄“天地自然道”的哲学思想的影响,绘画创作力阻虚饰,不持智巧,强调纯任自然。因此绘画重自然、天真、意趣与朴拙,不重工巧便成为其主要的审美理想。所以在艺术理论方面,少见西方式的“摹仿说”而以“言志说”最为突出。所谓“言志”就是对主体意志、愿望的抒发和表达,可见古人通过艺术语言所着力把握的,不是艺术作品与客观事物之间摹仿与被摹仿的关系,而是作品与艺术家之间的表达与被表达的关系。故绘画从抒发主观的意志出发,最终实现了个体意志和客观规范的和谐统一。而西方古典艺术理论中晟为经典的是“模仿说”,顾名思义绘画以摹仿客观真实为己任,从再现个别的物象开始,最终实现了个别性与典型性的和谐统一。
  其次,在艺术的审美创作和欣赏中的不同。其一,宋元主要通过艺术来彰显主体的“心理和谐”,以实现社会理想人格的塑造和人与大自然的心灵沟通,主要侧重的是审美主体的心理体验方面即内向的“境生象外”。也就是说,审美和谐是偏于内向“心理”的,较抽象的视觉“意象”、“心象”式的审美和谐;意大利主要用艺术来实现对客观世界“形式和谐”的把握,在视觉的理想美形式中寄托主体对客观世界的把握,主要侧重的是审美对象的外在形式属性即外向的“视像一式的。他们的审美和谐是偏于外向“物理”的,较具象的“视像”式的审美和谐。其二,中国古代艺术创作注重“美”与“善”之间的相似性,常常把艺术的审美创作和欣赏看作是传播教化、塑造人格、独善其身的修养之道;而西方古代艺术创作观注重“美”与“真”之间的共同点,把艺术的审美创作和欣赏看作是追求知识和真理,乃至追求上帝的信仰活动。比较宋元与意大利的审美特征,以及对美的追求,可以发现宋元美术创作重主观、表现、抒情等偏于创作主体方面的因素,绘画中就重形象的“意似”与“神韵”,并通过形象的似与不似来达到传神写照的目的,绘画走的是“求神”的艺术道路。如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所说“以气韵求画,形似在其间”目的其实指的就是神似。意大利美术创作则相对强调了客观、再现、真实等偏于对象客体方面的因素,绘画追求的是真实再现,酷似客观的视像效果,绘画走的是“求真”的艺术道路。
  中国古典绘画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审美思维和形式语言体系,绘画讲究“传神”、标举“气韵”,推崇“象外之意”。它一方面要求形与神相结合,情与景相映照;另一方面,它还要求作者以中国哲学文化所独具的眼光和心灵,以中国笔墨艺术独特的语言形式去表现诗意悠远的审美意境,达到一种“境生象外”的审美效果。在追求这种象外之境的艺术创作过程中,与西方艺术家追求的“模仿说”的直观形象的典型再现不同,中国艺术家会把主观情意与客观景物在笔墨语言的规范中,升华为一种“意象”“心象”式的审美图式。创作活动的特点表现为:以主体构思的意境为中心。创作过程是“实”的“虚”化;“象”的“意”化,最后成为画面中笔墨之神韵,而综合的营造出一个“象外之境”的绘画美境界。
  由于中国绘画重“神”轻“形”(与西画相比较),绘画的造型表现手法相对自由,这种自由开放的造型手法与“境生象外”的审美观念内在的联系在一起, 导致中国绘画相对西画偏重于“诗”的想象性,而西方绘画则更偏重于“画”的具象性。如此西方绘画就以材料媒介和写实观念的紧密结合,发展出了系统完整的古典油画语言体系。中国绘画则在追求对形象的主观性诗情画意的结合升华过程中,走向了较少关心形象的比例度量与典型归纳,把自然形象的符号不与情感流程中的笔墨书写形迹整合,以求诗情与画意的相得益彰。
  中国宋元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物画存在着极大的审美差别。这种差别主要因中国与意大利的文化各自发展的不同而产生,也就是说,宋元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物画是随着各自文化的变迁而演变,形成了中国画为“视觉心象”与西画“视觉视象”的主要特征。

上一篇:艺人秀 2010年第4期

下一篇:对汉英量词的一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