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环境政策 >>亲情“反哺”反成不孝儿

亲情“反哺”反成不孝儿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2来源:网络

  出身贫寒的他,曾经很幸运地受到全家人的“无偿资助”,而顺利地读完大学、考了研究生。可是,参加工作后,他却面临着偿还沉重的“亲情债”。那一笔笔虎狼“亲情债”,竟然接连吓跑了3任女友,即便他后来降低门槛娶进家门的老婆,也仅仅与他过了1年就离婚了!更令37岁的他困惑的是,面对亲人“有求必应”的他,在家乡竟然成了大义灭亲的“不孝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个回报家庭的孝子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重负,甚至适得其反呢?
  
  双重“还贷”,举家供出的研究生感恩亲情
  
  1970年3月,徐晓科出生于黑龙江省萝北县一个农民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农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哥哥徐大海初中毕业后就跟父母在家务农。1989年夏天,徐晓科读高三的时候,妹妹徐红娇正在读初三。家里太穷,实在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经过再三思考,徐父决定让女儿徐红娇辍学,然后举全家之力供养二儿子徐晓科考重点大学!
  谁知,徐晓科第一次参加高考,因心理素质太差而与大学失之交臂,徐父坚决鼓励儿子复读。1991年,复读了一年的徐晓科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北京理工大学。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尽管家里并不富裕,但是徐家人还是勒紧裤带供养徐晓科,并盼望他能出人头地,改变家里的贫穷面貌。
  然而,徐晓科拿到研究生文凭后,竟然连找一份理想的工作都非常艰难。尽管他心里明白,如今城里的研究生算不了什么,但在家人的眼里,他却是救世主。因此,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争口气,找份像样的工作回报家庭。1998年底,徐晓科应聘到广州天河一家外资企业做人力资源管理,月薪5000多元钱。从此,他便开始了漫长的“报恩之旅”……
  1999年春节前夕,哥哥徐大海结婚。徐晓科请假提前回了东北过春节。由于那些年,全家挣的钱都供徐晓科读书了,家里一点积蓄都没有,就连3间土屋也没钱重修。现在,徐晓科有出息了,全家人都指望他能改变家里的贫穷面貌。哥哥结婚前一天,母亲就把徐晓科叫到一边,说:“晓科,你哥供你上学吃不了少苦,他结婚你一定要多表示一点啊!”徐晓科笑着说:“妈,我知道,您放心好了!”第二天,他便给哥嫂一个6000元的大红包,令乡亲们羡慕不已。
  这次回家,徐晓科发现父母苍老了许多,而且都有病在身――60岁的父亲有高血压,每到冬天双手就发抖;59岁的母亲也患有严重的贫血和哮喘……忠厚老实的徐晓科知道父母亲早年为供自己上大学,拼命干活,现在身体都不行了。因此,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想:自己今后一定要好好孝敬父母亲!
  那时,尽管徐晓科月薪5000多元,但除去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剩下不到4000元钱了。为了节约,他一直住在公司提供的集体宿舍。几年下来,徐晓科不仅每月给父母400元钱,而且积攒了8万元。为了让父母经常到广州来玩,他于2001年5月在广州市海珠区工业大道金碧花园,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
  很快,徐晓科买房子的消息就传到了老家,他母亲在村里逢人便说:“我儿子在广州买房了!”2001年国庆节前夕,徐晓科的房子刚装修好,哥哥徐大海便打电话说父亲病倒了。徐晓科立马赶回到老家,见父亲痛苦不堪的样子,禁不住泪流满面。他小声地问哥哥和嫂子:“你们也没带爸到医院看看?”嫂子抢着说:“我们哪有钱?”母亲赶紧打圆场说:“没事,我跟你爸每年到冬季都是这样子,不都扛过来了吗?”徐晓科实在不忍心,便把年迈的父母接到广州。
  令人高兴的是,两位老人在广州住了几个月后,身体明显好了许多。那时,徐晓科的房子总价是35万元,他当时已经首付两成,其余的打算分20年还清,每月按揭2000多元钱。尽管压力非常大,但他每天晚上下班回来看到父母做好了热饭热菜,心里也舒畅多了。父母似乎也感觉到了儿子的艰辛,便提议说:“你大哥和妹妹还没有来过你的新家,你看能不能叫他们到广州过春节,到时我们也好跟大海回东北去……”
  徐晓科觉得也有道理,便给哥哥、嫂子和妹妹打电话,叫他们都到广州过春节。很快,哥哥、嫂子抱着侄儿,妹妹携带新婚不久的妹夫都来到了广州。徐家人在徐晓科那间只有60多平方米的小屋里过了一个团圆年,尽管拥挤不堪,但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春节过后,除了妹妹和妹夫留在广州打工外,大哥一家人就要回东北老家了。可嫂子听说父母也要跟着回东北,便挑唆丈夫徐大海找徐晓科要2万元钱,以便回老家后把老屋重新修一下。当时,徐晓科为了这次全家团聚,包括一家人来去的车费和给侄儿的压岁钱,共花了近1万元。而这几年来,他除了回报家庭外,还买房供楼,手头几乎没有什么积蓄了。临走的时候,嫂子竟然当着徐晓科的面,对丈夫说:“他没钱?哄谁呢!没钱能住这么豪华的房子?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有的人住高楼大厦,有的人却住着连夜漏雨的茅屋!”徐晓科听了,不知该说什么……家里人走后的那天晚上,徐晓科的新家终于清静多了,可他却无法入眠,他孤独地站在27楼的自家阳台上,心想自己31岁了,有谁关心过自己的幸福呢?
  
  竭力“反哺”,忠孝之心刺痛了四段美好爱情
  
  2002年6月,徐晓科和一个名叫李珍的福建女孩恋爱了。李珍刚从中山大学毕业,在天河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
  9月的一天,徐晓科突然接到一个老乡的电话:“我把你爸妈带过来了,我们现在广州火车站,你来接一下吧!”徐晓科满脑子狐疑,待他把父母接回来后才知道,哥嫂俩经常因为以前“无偿”供他上大学的事而争吵,所以对待父母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但为了不让家庭产生更多矛盾,徐晓科并没有向哥嫂表达心中的不满,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确欠大哥的“亲情债”。
  父母的突然到来,让已经和徐晓科同居了两个月的李珍很不自然。她说:“你接父母过来,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徐晓科找不出别的理由,便实话实说了。李珍听了更加生气,便彻底与他分手了!
  徐晓科原本打算找个机会把父母送回老家去,但转念一想:父母为自己操劳了一辈子,现在都老了,做儿子的怎么能踢皮球呢?哥哥过去也帮了自己,现在自己就是再苦再累,也要回报家庭呀!
  不久,徐晓科又谈了一个不错的女孩,名叫刘芳,四川人。本来两人快要结婚了,可2003年6月的一天,徐晓科的妹妹突然来到他家“求救”,说是爱赌博的丈夫欠了别人两万元钱,债主扬言10天内不还就砍死他。看着可怜的妹妹,他将自己的两万元结婚款全部借给了妹夫还债。刘芳得知这件事后,气愤地说:“你自己连供楼款都青黄不接,还管那么多闲事干吗?现在好了,结婚的事又得推迟。算了,我要是等着跟你结婚,我就是个大傻瓜!”就这样,刘芳最终也没能跟他走到一起。
  与刘芳分手后,徐晓科在朋友的介绍下又与一个名叫阿岚的湖南女孩相识

了。两人感情也不错,可最后依然是由于受不了徐晓科永无止境的“亲情债”分手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徐晓科害怕谈恋爱,对爱情也没有激情了。直到2004年5月,34岁的他才认识24岁的辽宁女孩韦兰。韦兰是广州芳村一家制衣厂的文员,尽管薪水不高,但她善解人意。可令徐晓科想不到的是,一向为自己婚事忧心忡忡的父母亲却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他们认为儿子好歹也是一个研究生,如果娶了一个农村姑娘,那还不叫人笑掉大牙!
  尽管如此,但徐晓科还是准备说服父母亲,并坚持与韦兰交往。见说服不了儿子,她又私下跟韦兰说:“你要嫁给徐晓科也可以,但我们得签个协议,你白纸黑字地保证让我们在这里吃住到老……”
  韦兰听了心里非常生气,徐晓科明知道是父母不对,但他只轻描淡写地说:“爸妈都老了,你就别介意了!我一会跟他们说说,一家人还签什么协议呢?”
  
  悲痛“结局”,四十孤男成了乡村“不孝之子”
  
  2005年9月,善良的韦兰终于原谅了婆婆,并与徐晓科在广州市海珠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了。然而,尽管徐母最终也接受了这个现实,但经过几次磨擦后,婆媳矛盾一触即发。2006年1月中旬,徐晓科的父亲因突发高血压晕倒了,被送进医院抢救,总共花了4.8万元钱。当时,徐晓科手头只有几千元钱,韦兰便主动把自己的打工积攒的钱拿出4万元救急。
  开始,韦兰心想:公公住院治病,费用应该由徐家兄妹3人平摊,就算徐晓科吃点亏,他的哥哥和妹妹也应该各出1.省略)
   【后记】
  徐晓科的遭遇,凸现了出身贫寒家庭的大学生毕业后普遍面临的“反哺”问题。我们认为,导致这个家庭亲情破裂的原因,徐晓科及其父母、兄妹都难咎其责。徐晓科曾经接受了全家的资助,成了众星捧月的对象,他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回报家庭,都不过分,都是应该的,值得的,但正是他一味地心系亲情,盲目地“反哺”才使得亲情反而成了一种负担,成了击伤自己美好爱情和幸福婚姻的利箭;徐晓科的父母在处理家庭“大事件”时,有“劫富济贫”的思想。作为长辈应该一碗水端平,并多鼓励和教育穷儿女富儿女独立致富;而徐晓科的兄妹也没有体谅到兄弟在城里生活的艰辛,更不应该过多地一味伸手“求救”。试想想,如果亲情成了我们的负担,那么亲情也就变味了。因此,我们认为,无论是回报亲情,还是求助亲情都不能一味地用钱来解决,回报者要让亲人树立自力更生的观念,求助者也要树立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的自强意识,才能共同构建和谐的大家庭!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我看这写电影有点色

下一篇:电影里的越南风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