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环境政策 >>我看这写电影有点色

我看这写电影有点色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3来源:网络

   颜色是构成电影的基本要素,在黑白片时代里,我们仍然能够通过色泽的浓淡来感受屏幕世界的色泽差异。颜色是象征、是隐喻、是达利油画中传递出的超现实、是梵高《星月夜》里膜拜天空的痛苦与挣扎,也可以是生命中原本就斑斓无比的壮丽。

  “世界是由色彩构成的”,达芬・奇如是说。而电影如果离开颜色,那将是一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比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想法还要奇异。在多彩的电影世界里,有那么多与颜色有关的电影让人惊叹。电影大师们借用颜色的主题。来粉刷自己灵魂的墙壁,生命的画板在屏幕里被浓墨重彩地渲染着,在2个小时的时间里,用镜头的画笔。触摸着眼睛的颜色。时间和空间消融在电影世界构成的围栏里,而电影中的人物和所有的脉络,始终镶嵌在颜色组成的背景中。
  《蓝》、《白》、《红》,深沉而忧伤的斯拉夫气质,渲染上一丝法国式的忧郁,就这样征服了每一颗渴望感动的灵魂。《红气球》与《白气球》,发生在亚洲与欧洲的故事,同样都是童年时代美好的小插曲。《红色沙漠》里的荒芜和《幸福的黄手帕》中那种百折不挠的对幸福的渴望,曾经让多少影迷为之心动不已。而《黄土地》的苍凉与厚重,又是怎样牵动着中国人那不甘寂寞的魂魄。
  跟随电影,走一回颜色之旅。携带的行李是什么?一双充满渴望的眼睛就可以。
  深圳独立电影社
  
  冷漠世界里的童真颜色――《13气球》与《红气球》
  
  世界是美好的,人人希望如此。而在这美丽世界的某些角落,单调、机械、麻木、冷漠,这些毫无生气的词藻依然可以作为五彩世界的灰暗注脚。或许坚持一份童真,偶尔可以化解日久乏味的枯燥人生。
  《白气球》与《红气球》同样都是儿童电影,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间滋味。《红气球》淘气可爱,充满童话色彩,与现实辉映成趣,《白气球》则朴素自然,处处暴露着现实的粗粝艰辛。
  1956年,法国导演阿尔伯特・拉摩里斯拍摄的《红气球》讲述了一个小男孩在上学的路上“解救”了一个红气球,从此成了他形影不离的朋友,和他捉迷藏、开玩笑、捣蛋……尽管这是一部短片,并且几乎没有对白,却击败了费里尼的《大路》,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原著剧本奖。“红气球”在影片里的作用并非只是件道具那么简单,在阿尔伯特・拉摩里斯别具匠心的长镜头里,它真正成了个角色。而影片最精彩之处,莫过于此。难怪法国著名电影评论家安德烈・巴赞称“红气球把我们引向现实”。红气球与男孩在城市的街道里开玩笑、捉迷藏等一系列动作均未采用任何蒙太奇处理,只是在同一镜头里表现,这不仅拉近了童话与现实的距离,同时也将童真置于城市生活之上,并且高于生活。气球的醒目红色,足以唤起每一位观众的亲切童心。
  1995年,伊朗新秀导演潘纳希接拍了阿巴斯的剧本《白气球》,一举获得威尼斯金狮奖。影片最高明z处,莫过于结尾处那个意味深长的镜头,阿富汗少年手持白气球,一脸怅茫地独自等待着新年的到来。影片整个情节看似是小女弦为了得到金鱼而经历了喜悦、焦急、沮丧和忐忑,而实际上,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周围的人有的伸出援助之手,有的却旁若漠然有的无能为力,有的却无聊搭讪。这正暴露了城市的冷漠疏离,人心的叵测难辩。若不是那个阿富汗男孩,或许她会一直守在那家商店门口,为那象征着吉祥、平安的金鱼感到怅茫无助。当她实现了心愿,童真般地跑开之后,却把怅茫丢给了阿富汗少年。这便是粗粝艰辛的现实留给我们的思考。气球的纯朴白色,成了绝佳的想象留白,它开启了每一位观众的心灵之门。
  
  暗红色荒芜――电影《红色沙漠》
  
  电影开篇,实验音乐在镜头里机械地旋转,一个女声插入。一张张工业区的画面,仿佛是记忆中那些陈日的脸。废墟般荒芜的场景,人在单调的四方屏幕上漫游,观察道路,面无表情。个女人成为电影的王线,在颜色和情绪构成的背景里焦虑,镶嵌着痛苦与不安的生活,内在的火焰燃烧着外在的木柴,脸上的疼痛冰冻着内心的干涸。
  安东尼奥尼1964年的片子,获当年的威尼斯金狮奖。缓慢精彩的镜头,简短但是富有寓意的对白,长时间的沉默。次车祸撕扯开了她平静生活的外衣,从此不安,恐惧和焦虑贯穿她的生活。
  她会问别人去乞讨一块面包,和丈夫的同事出去偷情,但是,一切于是无不。孤独是渗透到了骨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扩张。
  她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床在动,然后变成流沙,她一点一点在陷入,越来越深,无法自拔。她向她的儿子说了个故事。碧蓝的海,粉红的岩石,一个小女孩天天在那里游泳,一天她看到一艘船开过来,然后又静静地开走,她还听到哀怨的歌声,但是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她对儿子说:那是所有人的歌声。故事里的女孩显然是她,一切外物似平都在,却又近不了身,是她隔离世界,还是世界隔离了她?
  她似乎始终在失去,像沙漏里的流沙,无法阻止自己向黑暗下坠的步伐。周围的墙壁阻隔着真实的脚步,风中传来清脆的铃声,人生的课堂里,谁也没有能够学习奔向幸福的课程。红色沙漠是象征?还是内心深处的东西?答案在空中飘摇,没有准确的目标。
  艘船在浓雾弥漫的巷道中行驶,机器的轰鸣撞碎了 颗颗进化中的花生。而人,始终存在,互相吸引互相伤害。运用人类的洞察力,你会感觉回到了荒芜弥漫的世纪中。一个咒骂在海上传来,一声尖叫在她的脸上融化,一块五子准确地复归大地,颗心玻璃怀一样的碎裂。
  安东尼奥尼,最令人畏惧的电影大师,用“异化”的主题阐释着自己的电影姜学,影像的移动出人意料,情绪的转接成为他颠扑不破的表达方式。红色,蓝色,白色,灰色,色泽铺满了电影,隐藏着的泪水在屏幕外倾泻。人的命题,永远不会让人乐观。
  
  人生百味红蓝白――《红》《白》《蓝》
  
  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蓝》、《白》、《红》三部曲,是在《白》开首的法院场景,串起了三部影片的主要人物,但其实只有《蓝》和《红》风格比较接近,比如影片对生命内在的审视、对破损情感的关注和对人生困境的展示,还有影片的音乐、色调、和大晕细节的诗意铺陈,都比较相似,而《白》,太多的外在的荒诞的情节冲淡了影片的凝重、内省和诗意,除了片名连贯以外,与《蓝》和《红》实在是两种风格的片子。
  相比起来,我更喜欢《蓝》。在西语里,蓝色是忧郁的象征。影片的结构就像茱莉仅留下的一件日物――蓝水晶珠吊灯那样,没有故事,基耶斯洛夫斯基用大量的细节,每个细节都像蓝水晶颗粒那么精致、闪烁、寓意深长,无数的细节串起了车祸中幸存下来的茱莉一段艰难的心路,和她面对的人生困境。基耶斯洛夫斯基在影片中还用了大量的蓝色调泳池监色的水波、水晶吊灯闪烁的蓝色水晶,凄美的音乐起时,蓝色调如海水一般淹没了茱莉……在反复出现的蓝色中,生命的脆弱、死亡的荒谬、爱情和背叛、伤害和宽容、慷慨和自私、人生的孤独寂寞……生活的真相就这样痛彻无望地展露出来。影片的音乐非常出色。来自茱莉内心的音乐常常陡

然喷涌而出,音乐声起,镜头关闭,屏幕漆黑,世界消失,我们在莱莉伤痛的内心,只有音乐如连天的潮水淹没我们,那样哀伤凄美的音乐,是茱莉的恸哭,是茱莉的挣扎,也是菜莉的希翼……喜欢《蓝》,是因为《蓝》的悲观和沉郁深处有一种力量,更因为,在《蓝》中,影片的结构、色彩表述、细节和画面、音乐和演员的表演浑然交融臻至完美。
  相对《蓝》的沉郁伤痛和诗意,《红》是温暖的,亮丽和神秘的。如果说《蓝》表达了基耶斯洛夫斯基对人生的悲观,那么,到了《红》,他的人生观便有所改变,有意要让纯真和温暖照亮人生的黑暗。但在影片《红》中,更多凸现的是基耶斯洛夫斯基对色彩构图、故事结构和人物命运的神秘诡异的关注,让人联想起他之前的影片《薇罗尼卡的双重生命》。《红》不像《蓝》那样,色彩是与人物心绪和故事自然交融的,在《红》中,观众可以感觉到,镜头中的所有红色是导演有意为之,红色成为场景中的道具和标识,虽然,很有视觉冲击力,但毕竟人为痕迹很重。我比较喜欢的是《红》的结构,女学生瓦伦丁、见习法官奥古斯特和退休法官这三条人物命运线索,其实是瓦伦丁和法官不同时空生命阶段奇异的交缠,并通过特定的细节穿透和打通,神秘、奇峭和诡异,非常有意思。
  
  原谅是幸福的归程――《幸福的黄手帕》
  
  1977年,因拍摄过寅次郎而声名大噪的日本导演山田洋次拿出了个新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小故事,三个失意的人在旅程中重新认识了人生,分别找回了 度丢失的幸福。花田钦因为失恋,买了一部越野车去北海道旅行,途中收留了朱美小姐,接着刚刚出狱的岛勇作也搭上了花田钦的小车。岛勇作因耻辱而不敢回家,花田和朱美后来得知岛勇和妻子有过约定如果家门口的风向杆上拴着黄手帕,就意味着妻子在等待他回家。黄色意味着等待和原谅,而爱情经过等待和原谅后会更加纯情坚贞。
  《幸福的黄手帕》受到的是来自美国又化的影响。先看剧本,改编自《回家》,是美国人皮特哈米尔1971年发表在《纽约邮报》上的一篇小说讲的是一个罪犯回家时,看见家门口的橡树上挂满了黄手帕,那代表妻子仍旧在等待着他。而电影对旅程环节的改编,无疑更是纯粹美国式的,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曾是旅途故事的经典之作。
  《回家》这个故事一度风行美国,彼时正是美国经历了五、六十年代性解放运动之后民众心理趋向回归的时候。山田洋次敏锐地捕捉到,日本人在初步实现现代化以后,思想上同样需要向伟大民族传统的回归。《幸福的黄手帕》描述的是小人物的故事,关心普通民众的喜与悲,这算得上是艺术重新技准自己的位置。山田洋次对此把握得很到位,他的电影形象很细腻,真实。
  美国歌手托尼奥兰多也演唱过名曲《老橡树上的黄手帕》-
  我服刑已满,我就要回来。
  什么属于我现在我才渐明白。
  如果你收到我的信知道我将获释,
  你会知道怎么做,如果你还把我爱,
  如果你还爱,在老橡树上系条黄丝带。
  我离开三年之久,你是否还把我爱?
  ……
  
  充满仪式感的“黄土地”――关于电影《黄土地》
  
  张艺谋的《红高梁》和陈凯歌的《黄土地》一向被称为第五代导演的扛鼎之作。今天终于看了《黄土地》,沉重一番之后略感失望。也许是对该片期望过高的缘故,也许是大量的D版艺术电影无形甲也提升,我们这一代人的电影品位,觉得这部电影表达的情绪过于仓促,而对红与黄这些色彩的迷恋再次昭示出上一代电影人初尝禁果般的仪式感,以及对历史、文化的沉重思索。对于黄土地的镜头刻画和黄河滔滔的视觉礼赞不约而同的导向形式化,而人的生存在其中若有若无,似乎人物的存在只是为了给那些苍凉贫瘠的土地充当点缀。但是瑕不掩瑜,应该说,作为第五代导演的开山之作,它会留给你太多的记忆。
  八路军的又艺工作者顾青来到陕北,来寻访那些民间流传甚广的民歌。他与从小定下娃娃亲的翠巧一家邂逅,在收集民歌的同时,也在群众中宣传革命歌曲和八路军的政策。倔强聪慧的翠巧也在他对革命的描述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当顾青离去,翠巧也毅然逃婚。在浊浪滔天的黄河水中,她和她动人的歌声一起,被黑夜和河水吞没……而当顾青再一次返回这片偏远的土地的时候,一场求雨的仪式正在赤裸的天地中,轰轰烈烈的进行着
  贫瘠的黄土地,高亢苍凉的信天游,断裂如历史沧桑般的陕北丘壑。张艺谋出色的摄影塑造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般的影像感。娶亲的花轿,腰间的红腰带,黄河水里的泥沙;在镜头凝重的寅绎下似乎都成为个个开启生的符号。翠巧的父亲口中倾吐出沉积经年的谚语,而他伫立的定格镜头,能让人想起罗中立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新与日的断裂中,不断变换的影像色彩成了很好的过渡。片中的高潮段落似乎不是翠巧如何挣脱日习俗、日礼教的束缚,而是开头,中段和结尾三处仪式感极强的陕北农民群体活动的展示。
  自古以来,中国又化的托物寄情就是意识上的主宰,正妇老舍先斗所言 “西方的美神是丝不挂的维纳斯,而甲国的美神是个干巴老头,在戴着斗笠,独钓寒江雪”。作为当年新五代的电影人,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电影人开始觉醒,在塑造风格化仪式感的同时,也运用了大罩的西方电影手段。在电影中,黄、红两色的大量应用直接把视觉拉到了历史的脉络里。黄河水的波涛翻滚,点缀在黄色中那块块的红色,都给人的视觉造成了强烈的冲击力。人物命运的发展则显得薄弱,似乎只是在电影呈充当着承转起合的符号。父亲和他的小儿子“憨憨”的塑造相当有象征意义,让你觉得言难尽,但是义欲言又止。
  厚重的黄土地,宛如一条蛰伏于泥沼中的黄龙,在这部电影里缓慢的爬行着,似乎与中国电影的命运一样,随时等待着破空飞起……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爱情拼图”拼出财富

下一篇:亲情“反哺”反成不孝儿